复合硅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复合硅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资跑马圈河江西小水电亏多赚少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8:15 阅读: 来源:复合硅酸盐厂家

民资跑马圈河 江西小水电亏多赚少

60岁的发电工人刘章从一楼的黄家坪小水电站里出来,走上二楼住处,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房间内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三台610千瓦发电机组发出的轰鸣声。  小水电站四周只有刘章和其他两名工作人员习惯了发电机的声音,事实上,只有他们三个人守候在这里,除了电站老板一个月会过来“视察”下电站的运营情况外,这里很少有人造访,甚至长期无人监管。  地处偏僻山区,无人关注,注定民营小水电站长年“孤独”。  黄家坪水电站地处江西省奉新县西侧的上富镇,要到达黄家坪水电站还要坐上半个小时的三轮小车,绕过几道山路。  方圆几百平方公里的大山里,有很多连刘章都数不清的小水电站,大多叫不上名字。  根据奉新县水电开发管理中心公布的数据,奉新县已兴建小水电站132座,总装机容量达到5万多千瓦,小水电站的发电量占全县总供电量的35%。小水电曾一度成为奉新县的支柱产业之一,曾有2000多名当地人投入近3亿元资金开发小水电。  根据江西省农电局的数据统计,江西省已建成农村水电站3586座,装机容量达275.39万千瓦。2011年江西农村水电全年发电量62.87亿千瓦时,占江西省全年用电量的7.53%。  然而,近几年已鲜有新的小水电站被开发。这个“靠天吃饭”的产业在今年雨量充沛的情况下,依然有诸多困惑。  仅三分之一保本  15座典型民营小水电站中,有10座是连续三年税后利润为负  “今年形势比去年好,降水量大而稳。”江西小水电行业协会会长陈琪说。但这些小水电站的利润并不如今年的降水一样饱满,“大多只是微利,还有些亏本。”  2009年,黄家坪水电站有20名员工轮流看护三台发电机组。到如今只有3名员工一人监看一台机器。“降水少的时候,还很闲。”  刘章说,即便人员缩减至近七分之一,但老板为了节约成本,员工工资也一直不见涨。多个小水电站的员工向记者反映,他们一年的工资“能有两三万就算不错了”。  即便是国有水电站,江西省武宁县的盘溪水电站由于机组设备自动化及减少人力成本的需要,工作人员也从原来的200余人减至30人。  陈琪解释说,正是因为江西小水电利润不大,经营困难才会导致小水电站的工作人员薪酬普遍较低,甚至有的发电人员一个月只能拿到八百元的工资。  根据本报记者获悉的一份《江西省典型电站近三年上网电价及经营情况表》显示:在江西省15座典型民营小水电站中,有10座是连续三年税后利润为负,处于亏损状态。  位于江西省遂川县装机容量为4000千瓦的良头水电站自2007年投产后,发电成本一直高于总销售收入。2011年,其总销售收入只有332万元,发电成本为370.44万元,减去3%的增值税率及其他税款,这家民营小水电税后利润为负49万元。  而奉新县的老愚公水电站及永新县的枫渡水电站税后亏损高达300多万元。  江西小水电行业协会会长陈琪在2002年至2008年期间,先后在武宁县投资五座小水电站,这位手中拥有几份产业的四十岁男人对他的小水电事业忧心忡忡,他指着位于大山顶上的小水电站说:“10年前,投资小水电的时候电价是0.23元,现在电价也只是0.25元。”  也就是10年只涨两分钱。  做了八年的水电,按照陈琪的想法,小水电行业是“一次投资,终身收益”的,然而现实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江西省遂川县小水电商会陈秋华认为民营小水电大多亏损的最主要原因是江西省上网电价比较低,“比其他省相差一毛多,河北省的上网电价为0.44元,而江西省平均只有三毛多”。  尽管有不少民营小水电连年亏损,很少有变卖交易成功的。“一度电成本是两三毛,现在只能两毛钱卖出去,没人想接手小水电站。”一位小水电投资商透露:“只有一两家交易成功的,还是接管人通过各种手段把上网电价抬高后,才让亏损小水电站起死回生的。”  更让这位小水电投资商困惑的是,银行代款规模基点是装机10000千瓦以上,而在江西省中小水电站占比最大,这意味着很多民营小水电都无法在银行贷款。  根据江西农电局提交的《江西省农村水电上网电价及定价机制有关情况的报告》,民营小水电规模小,银行基本不贷款,民间融资利率高,基本在一倍以上。  该报告认为民营小水电的电价偏低的主要原因有:信息不畅;申报知识能力及掌握政策不对称;电量有限,申报手续与大电量并无区别,所以会造成单位电量申报成本高,从而使人望而生畏;物价部门对容量有划杠,容量小电价低。  同网不同价时代何时结束  一站一价,“这其中人为的可操作性太强了。”  电价低,是困扰民营小水电投资商们的一大困惑。电价“一站一议”的制度也让他们大为光火。  刘章所工作的黄家坪水电站占地面积一百余平方米,仅在这条长达十几公里的潦河支流上就有十几个小水电站。令他不解的是,这些电站出现了几种不同的上网电价。“有的是0.28元,有的是0.33元,还有的是0.36元。”  “这其中人为的可操作性太强了。”这位在水电站工作了三十年的老技术员断言。同一个网,同用一条河流,同样发电,价格却相差这么大。  目前江西省小水电定价均采用成本导向定价法,以单个企业实际成本为基础,实行一站一价的原则,在不同时期设定一定的最低价。因此还有这样一种现象:即使是同一个老板投资的两个不同小水电站,价格也不同。  据江西农电局价格统计,最低上网电价为0.278元,最高的则为0.38元。  在这方面,陈琪很羡慕广东省的小水电投资商。早在两年前,广东50个县级供电企业“由代管”改为“直管”,基本实现了广东电力的同网同价。  陈琪心里很没底,他不知道江西省什么时候才能实行同网同价。为了争取民营小水电的利益,他号召其他民营小水电“抱团取暖”,2011年11月通过江西省工商联成立了第一个民办的小水电行业协会。  他希望通过抱团的方式可以把相关诉求传递上去。“我们一直在跟省发改委、水利局、物价部门沟通,希望早日实行同网同价。”

包茎不治疗会有哪些并发症呢

郑州治白癜风的医生哪里

天生卵巢早衰怎么办